又有一个家庭被内政部“强行拆散”!单亲妈妈来澳11年换不来一张绿卡,被迫母子分离!“这像是整个澳洲在对抗我!”

  • 更新时间 : 2018/05/09 16:19:53
  • 参照官网复查时间 : 2018/05/09 16:19:53
  • 移民中文 :http://immicn.com.au

之前我们曾经说过副申请或者配偶移民脱离主申请人后会面临比较复杂的签证问题,如果遭遇家暴,多数人既要担心签证又要担忧生存问题,即使可以申诉提前拿PR,实际操作还有很多的困难。

Bernadette Romulo没有家暴的难题,但是在澳洲已经生活了11年的她,可能不得不在带着两个女儿离开澳洲,把最小的儿子独自留在这里。

2006年Bernadette Romulo和两个女儿作为457副申请人来到澳洲,离开前任丈夫后遇到儿子的父亲,两人关系破裂后Bernadette成了单亲妈妈独自抚养三个孩子。三年前她申请PR被拒,之后申请部长级上诉,去年12月也被拒绝,意味着拿着过桥签证的她和两个女儿即将要离开澳洲。

但是现年8岁的儿子是本地出生的澳洲公民,虽然与孩子的父亲拥有共同监护权,可从小到大都是由Bernadette照顾,父亲只是每两周或者是假期才会与孩子见面。

对于从小和妈妈生活在一起的儿子来说,即将到来的分别肯定非常难以接受,“他告诉心理咨询师,自己偷偷在晚上哭,还会做噩梦,但不想让我知道,想在我面前表现得很勇敢。”

两个女儿也对未来充满不安,一方面是舍不得长期生活在一起的弟弟,另一方面她们也不知道在菲律宾的生活会怎样,因为她们两人也是在澳洲长大,不会说菲律宾语。

“如果只是我一个人,没有这三个孩子,我可以接受离开。但我已经牺牲了很多让我们一家人在一起,无论有多困难我仍会为这个家做最大的努力。现在就像是整个澳洲在与我对抗(It’s like it’s Australia versus me.)。”

【NewStars 移民留学精选】,微信公众号看不到的干货文章!立即订阅,每周四必定送达你的邮箱!

image.png

律师一直在无偿帮助这一家人,他表示这个案子现在正寄希望于内政部长Peter Dutton能出手干预,之前是助理移民部长Alex Hawke 拒绝了他们的请求。部长有权在任何阶段进行干预,他表示直到Bernadette上飞机前的一刻,他也不会放弃,让澳洲人的家庭保持完整符合澳洲的利益,“我们不会硬生生把孩子从母亲身边带走,这就是为什么部长会拥有干预的权力。”

有人说,那就把儿子也带回菲律宾就好了嘛。问题是Bernadette和儿子的父亲拥有共同抚养权,他不同意孩子离开澳洲。Bernadette是可以通过菲律宾的家庭法庭争取孩子的全部抚养权,但成功的机率很低。

实际上,不仅儿子需要Bernadette留在澳洲,澳洲也需要她,因为她是一名老年看护的助理护士,拥有3-4年的工作经验,正是澳洲社区需要的劳动力。一人撑起一个家的Bernadette从来没有拿过政府的救济。

内政部发言人表示该案件已经经过助理移民部长的完整评估,部长干预不是签证审理的延伸部分,部长不一定要行使他的权力,对任何案件都可以不解释他的决定。至于什么符合公众利益什么不符合,完全是助理部长根据每个案件不同情况自行考虑决定。
而关于孩子监护权的问题,发言人说:“sorry,这不归我们管。。。”
请问你们除了管收钱,还管过什么!?

素材来源于9NEWS


如果你有任何入籍方面的相关问题,也欢迎点击下方按钮咨询Newstars。我们的顾问会尽快联系您!

来源:http://immicn.com.au/news/1730

.....

联系我们